吳岳擎

「你好,我是吳岳擎。」吳岳擎脫下西裝外套,一身白淨,剛結束公關公司的工作便匆匆趕來接受訪談, 斯文的笑容自始至終掛在臉上,散著一股溫和的氣息,像和煦的春陽不過份耀眼。

可幾個月前,他的身分證上面還是另一個跟了他二十幾年的姓名,「我原本的名字相當的溫文儒雅,的確原本取名的用意就是取這個特質, 但我覺得已經過溫了。」他說,他性格中似乎有某種追求安定的成分在,但他想突破,他希望能夠改變自己,勇於接受挑戰, 所以他給自己一個背負著冒險性格在其中的新名字──吳岳擎。

成長路途安穩,出外景補足他對世界的體驗
吳岳擎在一個很安定、有家庭溫暖的環境下長大,國中以前生活非常優渥,後來家中經濟出現困境,吳岳擎與父母從台北搬到花蓮, 即便如此,父母依舊給他富足的家庭溫暖和愛。「也許因為這樣,我的個性比較內向,沒有那麼勇敢,做很多事情的時候會比較害怕,有點優柔寡斷。」 吳岳擎說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從事演藝,國貿系畢業後被經紀人相中,廣告一拍就是兩年,後來被詢問要不要去主持美食外景節目? 他說當時感覺好像是件很好玩的事:「我小時候最胖的時候胖到98公斤,很愛很愛吃東西,但是當要在攝影機前面訴說吃起來的感覺, 還要把當下的感受跟觀眾分享的時候,才發覺我想得太簡單了,這背後有很多的準備跟難度。」而現在他主持的節目更得上山下海去體驗各種行業, 他說這些彌補了他過去對世界體驗的不足。 「我的成長路一直很順、很穩,就是按照父母的期待去讀書,其實如果去上班這可能是很好的履歷,但在表演上的一些情緒就會變得有些薄弱, 因為我可能沒有想過、沒有體驗過,沒有勇敢去闖過,這是我比較匱乏的地方。我覺得外景給了我很多機會去嘗試, 甚至讓自己內心更強大,會更勇敢去接受挑戰。」

表演就像鏡子映照內心,演員必須脫下面具
對於哭,我沒有辦法從記憶中找到那個經驗或情緒,也很難去蒐集到相關的感覺,可是表演的時候情緒一走掉就什麼都沒了, 我就會很無助,因為抓不到東西,當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深刻體會要當一個演員,要學習讓內在的自己慢慢出來,有很多東西是要準備好或是要調整的, 「我一直以來是用大家可能會希望看到的樣子去跟大家互動,漸漸的才明白我無法戴著面具去表演,這樣會找不到我裡面的東西。」 他說,表演迷人的地方就是這裡,讓人去找到內心的自己,「明明是在做角色功課,但會更瞭解自己,它就是一個感覺,你永遠學不完, 但有一大塊寶在那裡。」

想像自己未接觸表演的生活,有一日會發覺內心空虛
為了生活,吳岳擎還有在公關公司兼職,他覺得那個世界會讓人覺得很炫麗,但當他出外景的時候,卻又是進入一個很樸實的世界。 「我一直在不同世界中遊走,我要不斷去切換我的角色,比方可能我會看見一個人進去精品店消費了上百萬,在那個世界裡好像一切都很美好, 大家都很美、很漂亮,但我主持外景會去很多鄉村,那裡的人情味或是生活的單純會讓我更著迷,我就會開始想,人生究竟是在追求什麼呢?」

這種身分的切換也給吳岳擎一種想像,如果當時沒有出現那個廣告經紀人,他可能會過什麼樣的生活?「我應該會繼續從事貿易, 而且應該能適應得很好,也許會跟客戶不斷的去社交,但我相信我內心多少會感受到有一點怪怪的,只是沒有辦法那麼早就去找到底是為什麼。 我覺得這就是表演帶給我的改變,讓我不會到比較大的年紀才開始思考內心這些東西,我的人生目標不再是財富,而是一個我還在尋找的東西, 生活的方式或是生活的態度,我覺得我沒辦法明確的說出來,但我已經在路途上,我期待我會找到。」

吳岳擎說他很喜歡現在的自己,一直笑,很陽光,這其實就是他很真的樣子,「我從小就是笑到大的」,只是現在這個當下, 他內心仍希望能有所突破,「我不能再只有因為外表被大家注意到,我覺得如果我內在一直沒有出來,那是不OK的, 要讓人家認識除了陽光之外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要能夠坦承我的黑暗面,我的挫折,還有我的想法,不能像當年只是廣告裡面的一個人物。」 這是因為他很明確知道:「我想成為一個演員。」

(文/ 洪榆)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