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光漢

見到許光漢的時候頭戴著棒球帽、一耳掛了簡約的耳環,雖簡單穿著白淨的T-shirt,卻散發著年輕男孩的潮味兒。一開口說話,聲音又十分低沉好聽,流露出成熟男子氣息。聲音和外型一直是他的優勢,高中的時候加入熱音社,即擔任樂團主唱,曾在校內比賽拿到冠軍,讓他一度懷抱著歌手夢,大學時將經紀約簽給一家唱片公司,沒想到原該幫他發片的公司,為他安排了戲劇工作,啟發了他對演戲的熱誠。

那是大三的時候,他參加王小棣導演的「刺蝟男孩」試鏡,通過初選後,劇組先安排他和一眾年輕演員上表演課,從未受過科班訓練的他第一次感受到「戲劇」真的是個專門的學問,是擁有自己的「殿堂」的。每次上課老師都丟了許多課題給他們,有時要即興爆發;有時要掏空自己、深沉演出,他又緊張又興奮,覺得很有挑戰性,第一次感受到透過「戲劇表演」而展現自己的快樂。

但真正篤定他想走上演員之路的是他的第一部戲劇作品,那是在馬來西亞拍攝的校園青春連續劇,描述男主角如何帶領沒落破敗的籃球社,重返冠軍、獲得榮耀。他初出茅廬,連戲劇拍攝作業都還很陌生,就擔綱男主角角色,工作地點又是在國外,人生地不熟,原本預期會是一趟辛苦挫折的旅程,但某場戲改變了這趟旅程的意義─那是場哭戲,戲中他為了出車禍而沒有辦法參加比賽的好朋友內疚、心疼,而決心奮力一搏。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讀進了劇本,深深體會到主角的感情,最後演出時,哭到沒有辦法收回情緒,哭到導演喊卡以後,都忙來安撫他。事後回想,這個過程讓他覺得演戲很過癮,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能如此忘我地投入一件事情,並在其中盡情發揮自己、展現自己,他那份想當演員的心從此更加熱切篤定。

回國後,因為合約問題,他意外遭經紀公司冷凍一年,一年後參與戲劇試鏡的過程也不順利,曾被Casting大罵他肢體僵硬,不客氣地直接下場「橋」他的身體;那段時間裡,他試鏡無數次,卻沒有接到任何戲劇工作,滿心挫折,直到進入了Q-place才彷彿又為他的演員生涯帶來一線曙光。

在Q place裡的印象最深的一堂課是許傑輝導演帶給他們的體驗課。課堂上,許導請人備好了一盆清水,要他們閉氣埋進水裡,在水裡盆底,那一瞬間的他深深感受到「恐懼」─溺水跟窒息的恐懼、生命受到威脅、死亡逼近眼前的恐懼一下子深入他骨髓裡,那是非常震撼又前所未有的體驗。許光漢因此深深體會到「表演」跟生命經驗永遠脫不了關係,越是親身體驗過的經驗越能讓他的表演淬鍊出一種「真實」的氛圍;未來他若要演出「恐懼」的狀態,他勢必能把這段「溺水」的經歷拿來轉化運用。現在的他渴望能像這樣多多體驗,累積生命經驗,並將它們都內化成自己的養分,投注在他每時每刻的表演裡。也因此他說:「我覺得表演就是生活」,沒有生活豐富多元的積累無以成就演員的生命。從前的他認為表演就是要「演出來」,如今他珍惜每個體驗生活的機會;珍惜能觀察、接觸不同人群的機會;珍惜能身處在這個美妙卻複雜多變的世界的機會,然後把生活帶進表演中。

在表演課堂上,他和同學們共同完成了許多課堂表演─「歷史人物扮演」、「電影呈現」、「京劇演出」……等等,表演技巧的獲得與成長自然是無庸置疑的,但他更珍惜的還有那份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朝著夢想前進的熱血與激情,因為這份對戲劇表演共同的熱愛,讓他得到歸屬感,讓他覺得自己再也離不開「演戲」這件事。

目前,他參與了一檔偶像劇演出,挑戰自己如何在快速的拍攝日程中,「快、狠、準」地達到劇組要求,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也正在植劇場「戀愛沙塵暴」劇中演出一位受學妹愛慕的學長角色,在北村豐晴導演的指導之下,他必須挑戰自己內在從未開發過的「喜劇」特質;接下來他還即將接下一個性成癮的遲緩兒角色,難度十分高,他計畫著要去遲緩兒之家當志工做功課,鑽研角色……挑戰接踵而來,他卻興致勃勃地分享著這一切,他樂在「演員」這份行當;喜於扮演角色的人生,並在表演的過程中,將角色的內涵與自己的生命融合,讓自己擁有更豐富多采的人生。「我常聽到別人稱讚我帥,但我自己不覺得,雖然外表好像是我的優勢,但現在我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是個好演員。」 這份真誠、踏實的自我期許,預示了一個好演員值得讓人拭目以待。

(文/柯雁心)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