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常輝

江常輝有著非常深邃的雙眼,立體的五官常讓人誤以為他是混血兒,他笑彎著眼說:「我小時候幻想過自己的身世其實是很不一樣的」,但那當然就只是孩子的一個小小幻想而已,讓他想像自己長大後有機會尋訪世界,解開身世之謎。在談話過程中,仔細看江常輝說話時的神情,發現他講話的樣子很溫柔。

訪談過程中,江常輝時常用輕鬆的話語緩和氣氛,「我沒有什麼才華啦,小學直笛算不算?」把在場的大家都逗笑了,但再深入追問,他想了想,說到:「我的才華就是跟自己對話。」他認真且真誠地對眼前的人講述他的內心:「我是一個想法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因為念頭轉換得很快,一件事也會很快轉換看法,所以是一個很矛盾的人。像是現在我覺得我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訴大家,好像都沒有保護自己,可是我現在又把這個念頭都說出來了。」氣氛又一次被他帶得很歡樂。

對呈現的自我感到憂慮,內在許多掙扎
雖然把氣氛帶得輕鬆有趣,但江常輝說自己其實是個非常容易緊張的人,「我的緊張到極致是我會非常非常擔心出錯,但我覺得這是我釋放壓力的方式,我會一直想怎麼辦怎麼辦,我會去煩旁邊的人,想要有一個……出口吧。」講到釋放壓力,他說他還有別的方法:「我現在做最狂野的事情就是晚上吃兩次宵夜!」說完又是一張盈滿笑意的臉。 江常輝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因為他焦慮的事情常常很簡單,所以也可以很順利解除,「像是如果隔天要很早起床,就會因為擔心起不來而睡不著」他笑說,他還有很多紓壓的方法,「我的紓壓都很靜態,如果心情很差我就會去看一場電影,我覺得看電影有一種淨化的感覺,看完之後會覺得自己歸零了,重新開始。因為看電影像是進到另一個時空的樣子吧。」

出乎意料的,江常輝竟然形容自己是一個很「防人」的人,但追究背後原因,卻是因為他講話非常誠懇,「我講不出場面話,我就是那一種想要講出心裡話又會害怕的人,所以會想要躲離,不想要有壓力的聊天。我最大的問題是我不信任真正的我會被大家喜歡」,江常輝說知道要受訪之後,他就開始不斷思考自己應該要呈現什麼姿態?「我很擔心別人討厭我,可是別人喜歡我我又很懷疑,然後又覺得應該要做自己,又會害怕被討厭。」他就是這樣,一個內在很多掙扎,但卻仍保有單純一面,待人十分真誠的人。

只有在演戲時,能大膽的跟著自己的情緒走
「要暴露自己的時候我就會緊張,比如我最害怕的就是自我介紹,但是演戲我就不會,我會覺得可以跟著情緒去走。」江常輝說,他高一的時候進了戲劇社,「那時候愛上表演,就再也出不來了」,後來大學念了外文系,四年都在不間斷的接觸演戲,但那時的他並沒有想過將表演變成自己的職業,他跑去修教育學程,畢業後還去國中當了半年的實習老師,講到這段經歷,江常輝苦笑:「實習完我確定我沒辦法走這條路。」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直到後來,有位補習班老師問江常輝,要不要去當模特兒?

江常輝形容自己在走秀的時候「很尷尬」,很沒安全感,一直覺得自己會出錯,覺得每個人都在看他走路。「可是如果是演戲,我一上台就不一樣了,最深刻的體驗是有一次是走秀結合表演,那次就很快樂,覺得自己每一秒鐘都是很有自信地把它做完。」再進一步細問造成這種差別的原因,江常輝說:「走秀時我是自己的身分,我是江常輝,大家可能會看我好不好看,但是演戲的時候我是用別的身分,我是那個角色,大家是在看那個角色的事。」

演戲是能夠影響到很多人事物的事情,「也許某個人在很脆弱的時候看了某個畫面,突然會被給予某個力量,我會覺得可以給別人一點力量撐過那一段,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他也說,當自己在排戲的時候,他會失去時間感,「我可以從早上十點排戲排到晚上十點,這是我覺得唯一一個讓我感覺不到時間的工作。」如果有一天沒有辦法再表演,江常輝會想盡辦法去走幕後,「我不是一個會無中生有的人,可是我會把現有的東西找到一個角度去呈現出來。我會安排我想安排的,講我想講的東西。」但不論如何,他都期盼未來的生活能夠一直沉浸在戲劇表演之中,那是他最有自信時的模樣。

(文/Louise)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