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冠廷

劉冠廷會滑板、倒立、後空翻、雜耍……他說自己的興趣很多,現在會的這些幾乎都是小時候的憧憬,「小時候看見體操選手,就覺得哇真是太酷了!我自己在家也會翻來翻去,有時候在學校操場也會,會倒立還是幹嘛,結果有一次折到腰,我就再也不敢了。長大以後才知道時間是有限的,選了一條路,就走了下去。」

他還說自己是一個總是想很多的人,腦袋也不停在問問題,譬如高中的時候熱心服務換來的時數在填大學的時候可以加分,劉冠廷就會想,「那我們到底是真的想熱心服務,還是我是為了時數?這樣不就失去熱心服務的意義了嗎?」;看戲時,劉冠廷也會思考,身為演員揣摩的情感是從觀察人而來,「我會觀察這個人,但是他產生的情緒是從哪裡來的?是電視教他的嗎?還是他自然而然的反應?為什麼分手要大哭?那我們去複製這些反應,到底是複製了這些原始的情緒,還是又回到電視給的印象?」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對自己、對未來、對環境都有許多問號及思考。

表演變成生活,觀察與思考更多
劉冠廷認為「表演就是人學」,一定要對人充滿熱情,想要去了解人,才會做得比較好,學過表演之後會更敏銳的感覺到人們講話的位置,大概知道講話者是個什麼樣的人,他說學表演到後來會變成生活,會觀察到很多細節、很多為什麼要這樣做的原因。「比如說我回南部的時候,我爸問我『你那個靈芝還有嗎?』,我就會知道我爸爸講這句話是在關心我,我會比較靜下心來觀察身邊的事情。」

他說,表演讓他思考更多,會比較抽離的在生活,「我覺得真的會想不完,其實自己還是看自己也還是看不清,但就是會比較常跟自己對話,也會想要去了解周遭的一切。身為演員,這些東西對於表演的人來說是好的,但如果回到我自己,我會覺得這樣好累。」但也因為不斷觀察及思考,才會覺得原來人應該是怎麼樣的、原來生活應該是長什麼樣子的。

台灣故事,由土生土長的台灣演員來說
「劉冠廷曾在自己的簡介中提過,「希望透過表演讓社會變得美好,一點點也好。」隔了許久再問他同樣問題,他說,他的想法未變,依舊希望自己可以參與到一個有意義的好作品。「我一開始跑來當演員的想法太單純了,因為大學真的不知道要讀什麼,那時候看到戲劇系,覺得表演應該很OK,想紅、想當明星,但後來才發現表演真的沒那麼容易,要學的東西很多,漸漸被磨,有時也會想說環境這麼差,是不是乾脆不要這麼堅持了。」他曾經想過,韓國、大陸劇都那麼紅,大家的時間就是這麼多,如果已經選擇看韓劇、陸劇了,那他們要演給誰看?

但是心中有目標,就能夠一路牽引著他繼續當演員,「我看過一個故事是會邊哭邊看的,因為那跟我生活環境太像,我是屏東長大的,故事裡講到的人跟我認識的那些鄉下老人太像了,我就覺得台灣這個地方也有很多美麗的故事,這些故事當然是要由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人來講,才會被更多人看到。」他就是走在想要實現這個想望的路上,他說其實當下都不會有什麼感覺,演員對他而言是身分也是工作,不知不覺就一直走到今天。

「現在不像高中,想被看見的那個感覺不會那麼強烈了,我會覺得只要可以好好把一個作品做好,讓看的人真的找到一點什麼,在他們的生活中找到一個印證、找到一個出口,勾起他們的什麼回憶,這樣好像就很好了。那我就找到一點可以繼續當演員的力量,可以繼續走下去。」劉冠廷說,雖然當初是一個懵懂的衝動讓他踏進演戲這條路,但現在的想法已經完全不同,「我想要被看見的位置,就是有一個演員,他真的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然後也願意投入台灣的故事,有一個演員在這邊希望能被用,就這樣就好了,可以好好把故事好好講完,就很好了。」

(文/陸儀)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