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正嵐

一旁的嚴正嵐靜靜坐著,靜靜甜甜的笑,卻隱隱有一股隨時可以爆發的活力。許多人對這名字並不陌生,嚴正嵐16歲時就演出第一支電視劇《天使情人》,其後演過多部戲劇、電影、廣告及MV,現在是音樂團體《南拳媽媽》成員之一的她,說到自己最初的夢想,就是要當一個音樂創作者。

嚴正嵐從小第一個接觸的樂器是鋼琴,阿姨彈鋼琴的模樣鮮明烙印在她的童年記憶中,「阿姨是幼稚園老師,她有教我左右手怎麼彈,我就覺得自己很厲害,是雙手很協調的小孩,很愛跑去阿姨家彈鋼琴。」但音樂薰陶沒有將嚴正嵐變成一個文靜的小女孩,身為家族同輩裡唯一的女生,男孩子氣灌進了她的骨子裡,「我都跟男生玩在一起,所以我小時候都在玩打架,我的絕招是剪刀腳。」她說自己充滿能量,還有小孩子很直又很無厘頭的想法:「我爸是跆拳道黑帶,我幼稚園的時候他就教我打拳,在學校我跑去問一個男生可以借我打一下肚子嗎?他還沒回答我,我就自己朝他肚子打下去,然後他就哭了。」當小男孩的媽媽到學校找嚴正嵐問罪時,她還覺得自己很冤枉。

後來嚴正嵐參加歌唱比賽,懷抱著「能當幕後的音樂創作者就很開心了」的心情走進這個行業,每天都在做音樂創作的訓練,聽曲寫譜、唱歌、創作,嚴正嵐說雖然從小學的是鋼琴,但後來老師覺得她的聲音跟吉他比較合,她從零開始學起,吉他成為她現在大部分的創作主力。

從音樂到戲劇,又因為電視轉播被看見而加入南拳媽媽
嚴正嵐一直以為自己會以獨立創作歌手的身分出專輯,沒想到因為參加了「寫一首歌給台北」的活動,很幸運地被選進專輯的第一首歌,在電視轉播上正好被一直在尋覓南拳媽媽女主唱的製作人看見,「其實就兩三秒鐘的時間」,因緣巧合之下成為了南拳媽媽的一員,「我深切明白演藝圈的機會都很難得,那個當下的感覺就覺得『喔!』,驚嘆號加問號都很多。」嚴正嵐笑著說。

十年的努力熬到今日,卻必須學習重回平常心
演出戲劇《天使情人》之後,詞曲創作跟電視劇、廣告、MV的試鏡一直都同時進行,嚴正嵐回憶自己小時候對演藝圈的想像,發專輯、上電視、跑宣傳……她腦海中勾勒了許多畫面,但真正踏入後才知道原來這種種並不是一蹴可幾的,「我現在才走到十年前剛進來的時候,想像中我以為的樣子」,就因為現在擁有的每件事物都得來不易,嚴正嵐說自己會太在意有沒有抓住每一個機會,終於走到這,嚴正嵐常常想著要怎樣才能讓大家看到自己,「對我來講是十年了,終於熬到現在,就像羽毛一樣我應該要好好珍惜,我會很怕我沒有把握住每個機會,但我後來發現這樣的心情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其實當我最放鬆的時候,就是最會被大家看到的時候,表演、演戲、唱歌的時候都是,我才能夠把真實的自己展現出來。」

嚴正嵐學習著更有自信與平常心,很大一部分是由於她意識到自己的初衷與本心,當初想要踏入這個圈子,是為了在表演時她能夠很快樂、很開心,「我想做這些不就是因為我喜歡嗎?那我對於快樂的貪心程度怎麼變大了?其實只要有時間能沉澱下來好好寫一首歌,我應該就能夠快樂了,那我為什麼一定要抓住所有的機會,才得到我想要的那個快樂?」體悟這點後,嚴正嵐重新調整自己面對工作的狀態,同樣的盡全力,但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曾經有人跟我說過,要爭取,不要變成強求。」

但曾經她的身邊充斥太多壓力,面對工作溝通上的問題,她情緒低落、健康也出現狀況,為此,嚴正嵐接觸氣功長達七年,「練氣功幫助我跳離原本的狀態,去看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打開對我自己的觀察,不能有雜念其實是很難的,有時候我覺得演員訓練也是在達到氣功的狀態,可以很完全的打開對周遭的感知,看事情會很開闊。」她說專注的時候是最平靜的,內心能夠更重整現在、創造未來,讓她能夠用嶄新的狀態面對世界:「就像一片落葉落在地面,OK,就解決了的那種感覺。」

(文/陸儀)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