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禕倫

陳禕倫高中畢業後就簽進了凱渥當Model,問他怎麼那麼早就確定要進入演藝圈,原來是因為小時候看了偶像劇「流星花園」,覺得F4各個都又高又帥,青春期的男孩子不免對俊帥的形象嚮往及在意,也對戲劇表演產生興趣,「我就是也想那麼帥啊!」「會覺得別人可以,我為什麼不行?」於是,遇到經紀公司來洽談,便想把握機會,就這樣漸漸地加入了這一行。

大學報考北藝大戲劇系,禕倫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因為是獨立招生嘛!當時覺得比較容易上。」進了北藝大之後,學校的劇場課程讓他第一次體會到這一行的辛苦,大家常為了排練、演出,連續幾天不眠不休,折騰到深夜,只為了完成一部作品。「因為學生時代就這樣,我現在都覺得拍戲的累沒什麼,我算蠻能吃苦耐勞的吧!」(笑)

大學畢業之後,他才正式開始接觸Model工作,也才知道俊帥的外型需要付出超乎常人的心血及努力來維持。為了維持良好體態,從那時候開始,至今已持續了七年,禕倫要求自己每天至少運動一小時,積極、有規劃地健身,並嚴格控制飲食,吃大量的青菜水果、蛋白質以及優質澱粉,訪談時,他略帶自豪地笑著說:「我已經超過五年沒有吃過炸雞了!」前陣子為了演出陳玉勳導演的電影「健忘村」裡的角色,他更積極鍛鍊身體到體脂肪只有5%!(做為參考,全盛時期的Michael Jordan體脂肪是3%。)而即使當時每日翻班拍夜戲,他仍強迫自己在收工後的深夜裡,在旅館找了個小空間做肌力訓練。這樣嚴厲地自我要求跟鍛鍊,旁人看來很辛苦,為之卻步,但禕倫一談起健身飲食、如何維持體態便興致勃勃、眉飛色舞,絲毫不以為苦。「我已經習慣了,運動健身不只是為了工作,它已經變成我的生活哲學,我透過鍛鍊身體,也鍛鍊我自己的意志。」

雖然加入了模特兒公司,但禕倫內心仍一直想要演戲,而那份熱切、不服輸的企圖心也展現在他第一部戲劇作品裡。當時他要飾演一個體弱多病的男孩子,而為了詮釋虛弱感,他逼自己在一個月內減掉了十公斤,將模特兒壯碩健美的線條消弭於無形;緊接著第二部戲又接了一個飾演橄欖球隊教練的角色,他又鍛鍊自己在一個月內「健美」回來。他認為控制體態是演員的基本功課,同時他也積極投入角色功課裡,為了第一部戲裡的時代背景,他研讀了許多1918─1942年的歷史資料和影像記錄,並把他感受到的時代氛圍、文化人情都深深放進腦海中,再融入表演裡。正如當時經紀人跟他所說,「這是你的第一部戲,它可能不會是你最好的作品,但一定是你最難忘的作品」,禕倫確實在這個接近角色的過程裡,深受吸引,體會到演戲的快樂與魅力。

演完幾齣戲之後,禕倫暫時沒有戲劇演出的機會,同時,男模在台灣相對於女模的機會少得多,連模特兒的Case都不如預期,當時他經歷了一段不短的低潮期,曾經必須考健身執照,以當健身教練來維持生計,也曾經必須靠家裡支援才付得起房租;現實和夢想之間還未能拉近的差距,讓他內心煎熬,對於自己要堅持到什麼地步產生猶疑。但他仍渴望演戲,決定不要放棄,並主動要求公司幫他報名Q-place的課程。

在Q-place的課上,他體會到「表演是一場修行,你必須先知道你自己是誰才有可能演得好。」模特兒的外型很受矚目,但一旦放到演員的身分中,難免會受框架,為了自我突破,禕倫在課上會刻意挑戰自己,例如在「電影模仿」的功課中,他就選擇了周星馳電影「西遊」裡黃渤演出的孫悟空來模仿;之前在甄選時,也選擇表演了一段「健身教練上課」的加分題,逗笑了評審。正是這份自我要求以及自我鍛鍊,讓禕倫越來越有自信,「我的自信來自於我把身材控制好,來自於我之前的生命經歷」,他的自信並不是沒有根據地相信自己很棒,而是因為理解自我、嚴格要求自我,因此相信自己「我只要想做,最終一定做得到!」

(文/柯雁心)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