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可芳(小豆)

表演課帶出她的情感,熱愛及享受拍戲的凝聚力
她好像有一百萬種表情。
笑彎的眉眼有股英氣,嘟嘴的樣子童趣可愛,扮起鬼臉來絲毫沒有猶疑,她每個笑容都直率自然,就像和煦陽光讓周遭人感受輕鬆自在,她是孫可芳,大部分人熟悉的名字是「小豆」,訪談這日,問她假想十年後的她會想對自己說什麼?她擠出一張絞盡腦汁的臉,想了想說:「如果已經很快樂了,就再努力一點點吧!」

孫可芳說自己常被人家形容是「愛哭鬼」,但其實接觸表演課以前的她習慣將情緒深藏於心,藏得妥當而安全,「好像就看起來嘻嘻哈哈的,我真的不太會在人家面前哭,不太會跟人家聊到一些太深入、太難過的事情。」

從康輔社到戲劇系,被深刻的情感交流觸動內心
求學路途上,孫可芳一直都是「好學校裡面的好孩子」,只是比班上同學活潑一點,高中參加了吉他社、熱音社、康輔社,她說影響她的關鍵應該是康輔社,辦營隊過程中大家一起做活動、想表演內容,半夜還在星光下點著蠟燭圍營火講心事,眾人間深刻的情感交流觸動她的內心,她深受表演能帶來的凝聚力吸引,於是大學選擇了戲劇系。

「我在南部長大,當時只知道台北有一間台藝大,等到開始準備備審資料,才告訴家人自己想去台北念戲劇,他們嚇了一大跳,但是支持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姊那時候大學期末考,還是陪我跑到台北面試。」其實面試之後她對錄取不抱希望,認份的準備之後的大學指考,卻收到錄取通知,真的如願進了戲劇系!

進戲劇系才發現,原來表演並不簡單,畢業後一路摸索當了國中老師
孫可芳之後才發現原來「表演」這件事跟她想像的很不一樣,「高中對表演的認識只是覺得好笑、輕鬆,大學以後發現表演蠻殘酷的,要深掘自己的內心、挖解重建,很多課進行到一半大家會很崩潰,發現『天啊原來我是這麼脆弱的一個人』,也會透過角色看到很多人性的黑暗面。」

只是大學畢業之後,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後來去當了劇團的導演助理,但薪水不夠支撐生活,只能到處打工。她一路都在摸索,不斷思考自己想要什麼,很希望自己可以給家人一種安定的感覺,甚至於後來還去國中當表演老師,她回憶起那段經歷,不只是身為老師的她影響學生,學生其實也影響著她:「站在台上覺得很像表演訓練,很緊張,我踏入一個我完全不懂的領域,每天回家都在做功課,一教就教了兩年,看見學生慢慢變得比較敢表達,從中也獲得一些有趣的體驗和成就感。」

重回表演,內心已有成長,期待參與做一齣好戲
但就算當了兩年的國中老師,孫可芳感到自己還是想要演戲,「我一直都很喜歡拍片時那種大家一起在創作一個東西的感覺。」剛好遇到學姊有案子,她被帶回表演的領域,「那時候已經很久沒有表演了,可能我中間經歷了很多不一樣的事情,以前的我不太會直接表達比較負面或悲傷的情緒,我想保護自己不要太投入,會跟角色比較抽離,但重回演戲的時候,我比較敢放出情緒,比較感覺得到自己真正的感覺。」原來就在那段不斷摸索的日子中,她也在成長,她學會勇敢面對內心,而有了不同的表演方式。

孫可芳說,在拍戲結束後,回到房間就會湧現一股想哭的情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些累積的小細節,可能是挫折,可能是因為要殺青了,可能因為覺得自己很幸運,各種情緒讓我覺得很想哭。」對她而言,哭就是一個解決低落的方法,「我解決低落的方式好像就是一些很本性的東西,運動、吃東西、看電影大哭,或是自己在房間大唱,像我會在陽台開音響,唱到自己燒聲,我還蠻會自己娛樂自己的。」

原本對自己的期待,只是希望可以讓阿公覺得她有在工作而安心,但走到現在,孫可芳知道自己想要得更多了:「我想要演到一個好戲」。在她看來,影視產業的人其實都是為了很共同的目標在努力,「大家都是想要很爽的去做一次戲,其實有很多導演也會想要用到很好的演員、拿到很好的劇本,身為演員我們也希望能遇到好的導演,如果真的讓我有這個機會,遇到超棒的劇本、超好的導演,大家一起為一個很好的目標投入,那真的會有一種很凝聚的感動!」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