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語辰

禾語辰剪了一頭俐落短髮,周身散發一股自信,講起話來落落大方,她說自己一直都對影視領域有興趣,家裡兩個姊姊和弟弟也都在這個圈子裡工作。「我兩個姊姊都念大傳,」她說:「從小到大我就是個電視兒童,會一直看電視,也會一直注意這個生態,加上他們的影響,就會想要知道更多這方面的東西。」國高中的時候,禾語辰是管樂社,吹薩克斯風,「那時候是因為大姊以前高中也是管樂社的……所以我說我真的受家人影響很嚴重。」

曾經被社會想法侷限,但找不到工作熱情
禾語辰大學念的是政治系,可她說,自己對政治其實沒有太大的興趣,後來因為覺得這樣子會「對不起高等教育」,就跑去念傳播方面的研究所,沒想到念出了興趣來。但是在研究所畢業後,禾語辰也走了一大段路才走到表演的世界,「我一開始投的履歷都是新聞記者方面的,但是都沒有下文,後來從2012年的《罪美麗》開始當助理、當企劃,一路做了快三年,中間也有參與《罪美麗》跟《妹妹》的拍攝,但沒有真的演什麼。」她說,後來她被發現對表演有興趣,於是幫忙跟演員對戲,也受到一些導演或老師的鼓勵,說她表現得不錯,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朝這方面試試。

「其實我在就學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喜歡表演,但可能是受到一些社會教育的影響,我會覺得應該要做一些所謂的正事,比如說我會感覺我應該要去企業上班,應該要穿著白領做一些辦公室的事情,打卡、領固定薪水」,但禾語辰後來發現,其實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才是最快樂的,「以前在做後製的時候有存錢,可是一點都不懂為什麼有人會喜歡自己的工作,那時候有一點走在死胡同。」幸運的是,家人對於她轉而走向表演這條路是支持的:「爸媽會擔心是因為我起步得很晚,但除此之外沒有說什麼,放手給我去做。」

調適心態,不再想要討好所有人
講到自己的個性,禾語辰說自己從小就是個講話很直、追求公平的人,常常是幫同學出頭的角色,但她心裡又會希望每個人都能喜歡自己。「因為我的排行夾在中間,老三比較不會受重視,造成我從小就會希望每個人都喜歡我,但我真的不會講謊話或是場面話,我一直都覺得要討人喜歡很難,後來就發現討好每個人不可能,也沒必要。」

禾語辰在高中及大學的時候有接case當模特兒,她說當時的自己並不喜歡這些工作,「可能因為那時候還是青少年,我不知道怎麼去處理試鏡沒有上、人家說我哪裡不好……這類的情緒,後來自己做過幕後,就知道這種東西其實是看緣分。」她說,做這行很容易不被喜歡,她現在都會覺得沒關係,「我不希望去覺得有誰是我人生中的敵人或怎樣,因為有時候不喜歡我的人都會有自己的原因,如果我做什麼都是很努力的,那我一定會去聽是不是我真的在表演上需要調整,我會想辦法記住,然後想辦法做到更好。但如果是因為我的長相,那我也沒辦法說什麼。」

表演帶來快樂,全力以赴做到讓自己無悔
禾語辰認為,表演帶給她的快樂是沒有東西能取代的,「能演到好戲真的此生無憾。我知道我一定還有很多不足,對於將要學習到的東西我也都會感到很興奮,我不會把表演當成是一種技巧,我想要每一次都真心誠意去演出。」她說,就因為永遠都有要學習的地方,所以不會擔心自己不是表演科班出身,「壓力當然也有,只是覺得表演這一行業最可怕的心態就是跟人家比較,我覺得我就是我啊,我的背景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對於自己比較晚踏入演員這個圈子,她說:「以前會覺得自己是什麼年紀了還這樣,但真的踏出第一步了,才覺得我就是喜歡啊,我以前到底在想什麼?」慢慢的,禾語辰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我不會覺得這是一個危機,因為我擁有的條件就是這些,我就是要積極的去把握每個機會。我後來才覺得,人生只有一次,不試就沒機會了,想做就去做啊。我每天都會想,如果明天就會死掉我會不會後悔?我不想做將死的我會後悔的事情。現在我走在忠於自己的路,想要有一個不虛此行的人生。」

(文/洪榆)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