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傑宇

擁有靈巧京劇身段,努力將自己拉離內心黑洞
進行訪談這日,楊傑宇穿了一件很簡潔的白T來。他的穿著很乾淨,眼神很乾淨,說起話來聲音低低的,「不好意思我是一個很沉重的人」,他這麼說到。他很理性,肩上好像覆著很多的責任,他說自己有時候處在一個很累的狀態,其實他也不斷在探索原因,「也可能是因為還沒開始拍戲,心裡不踏實。」

楊傑宇十歲時進入劇校,被分到京劇班,一念就是十二年,「我小時候很愛看電視,都看電影台」,楊傑宇說,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爸爸問他想不想念劇校?「我以為進去以後就可以拍電影了。」他笑著,原來他的笑容很燦爛。

看見演員班訊息,成為人生難得的衝動
談及自己一路以來的表演經歷,其實京劇就是一種戲劇,它的呈現方式比一般西方舞台劇更困難,他到大學時開始走舞台劇表演,也拍了廣告,還被學長找去當武行替身,後來在Facebook看到Qplace表演班的訊息,他便決定試試:「但是要試就要盡全力,不然就不要試。」

他形容自己是個做事十分謹慎的人,唯有在報名表演班這件事情上,完全不想,就直接報了。「但因為學費跟我當時的存款數目相同,付學費的時候還是想了一下」,他說:「到目前為止都覺得這個衝動蠻好的。」和從前比較,楊傑宇認為他的心境變得很不一樣,「現在我可能會更加注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這就是一個轉變,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以前的我、停留在以前的表演方式。」

對表演永不放棄,灌注所有熱情
表演在楊傑宇的人生中佔了很大一段比例,表演這件事和他對自己的看法其實相互影響,以前表演時他總是覺得很有趣,現在變得會想太多和注意細節,「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但是就失去以前玩樂開心的成分,當然對這件事還是充滿熱情,還是有很大的熱情支撐我走到現在。」他自己解讀,這可能是因為他開始有些對自我的懷疑。

「我很沒有自信」。在準備角色的時候,他會寫下滿滿的人物自傳,但往往很多時候,演員做的角色自傳跟導演要的會不一樣,「我不是那種腦子可以馬上動很快的演員,被要求做什麼的時候,我可能需要思考一下。」楊傑宇沒有辦法接受讓別人失望,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就是一個極度負責任的人,因此害怕辜負別人的期望,「要怎麼樣跟這件事情和平共處,達到一個平衡點,這我還在找。」

但被問起是否擔心有一天會迷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表演?他卻十分篤定的說不會:「很奇怪的是,我對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疑問過,冥冥之中會有一條線拉著我去這個方向,我就不會有懷疑。表演是很有趣、很有魅力的一件事情,現在我會覺得,這是我一直想要的東西,所以我要努力去爭取它,它不再只是我的興趣,它變成我的興趣、我的熱情、我的事業,全都投注在裡面。」

一個人旅行,仍在尋找心裡壓力的平衡點
然而在表演以外的時間,楊傑宇仍必須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我很常心情不好」,他說,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把自己關起來,就好像掉到一個黑洞裡,然後一直出不來,他會一直跟自己對話、一個人旅行、一個人生活。「我的旅行是為了逃避。」他想了一下:「這件事情就是在我跟自己對話的時候才會發現,旅行的時候很享受、很自在,可是一回到台灣,就會覺得有很大的壓力。以前回來都會覺得有全新的自己,但這次卻不一樣,可能隨著年紀的增長開始會想很多」。

楊傑宇很想改變,但他還沒有找到把自己從黑洞拉出來的方法。「我很想要自己變得很樂觀、很正面去面對所有事情,但我覺得我的態度跟原生家庭有很大的關係,有一些束縛或黑暗面是我不敢去面對的,因為我太在意。」只是對身邊的朋友,楊傑宇不會說太多自己內心的黑暗,「因為我知道他們也無能為力,我也知道講了不會讓我更好過,所以我找不到一個抒發方式,我曾經試著讓自己哭,但最痛苦的是想哭又哭不出來,所以我覺得我要把這些東西鎖起來。」

心理學家阿德勒講的目的論對他影響很大,並不是過去的事情造成現在的感受,而是因為現在的你「選擇」過去經驗所代表的意義,才製造出了某種負面的情緒。不論對於自己,還是關於表演,有許多事情他仍然必須面對與學習,楊傑宇用他的低沉嗓音說到:「我還在努力。」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