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莛

外人看葉辰莛,形容她有時過於安靜,甚至像是有些冷漠,她說也許因為自己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成長過程中習慣了一個人的相處。「我是一個非常需要時間去思考的人」,葉辰莛說,搭捷運時她也會戴著耳機想事情,「我還蠻享受放空的時間」,她是在這樣一段又一段自我獨處的時刻之中,逐步累積對內心和對世界的認識。

葉辰莛從小接觸鋼琴跟舞蹈,國中時面臨音樂班和舞蹈班的選擇,「我當時被說服去念舞蹈班,但一想到要放棄音樂……真的是人生中最激烈的其中一次大哭。」但她也認為,如果當時選的是音樂班,一樣會為了必須放棄舞蹈而哭,成長就是面對一連串的摸索,然後勢必得有割捨,現在的她對於自己想做的事,總是堅定著決心往前邁進。

表演,改變她對自身母女關係的認識
「因為我是獨生女,所以媽媽對我比較嚴厲。」從小在高雄長大的葉辰莛,大學獨自來到台北念書,她說自己會抵抗對家人的思念,逃避回家,「讓家人感覺我在遠遠的台北過得很好。」

接觸表演之後,葉辰莛開始面對自己的性格,並以不同的方式去理解母親。「比如以前家人說我脾氣很硬,我打從心裡不覺得是這樣,但是後來接觸了戲劇,我才發現我好像真的常常沒把別人的話聽進去。……後來有一堂課,要我們帶一個對自己有意義的小東西,那一次上課後,我發現我真的很愛我媽,雖然她是一個很嚴格的媽媽,但我現在可以看見她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以前我只能聽見字面上不好聽,就只是對她很氣而已。」這些種種堆積,讓她能懷抱與從前不同的心境面對家人,她也十分慶幸,自己走在表演這條路上能夠得到家人的支持。



專心一志地走出一條表演的路
「我之前有一段時間在東區的餐廳駐唱。」葉辰莛說,對於唱歌的興趣幾乎和舞蹈並列,「我就是喜歡表演,雖然鋼琴、舞蹈、唱歌都有自己的小領域,但是它們都是表演,我喜歡自己做一件事情是我可以享受在其中,但也可以讓別人獲得開心或是療癒到其他人的。」她憶起自己在Qplace好演員班徵選時曾被問到:「如果今天妳已經是一個演員,又有機會發片,妳會怎麼選?」她說,這兩件事她都很喜歡,「但我覺得時機點很重要,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在什麼樣的位置也很重要。如果我是一個演員,我要面對的就是好好拍一部戲,要先專心的走完這條路。」

「我在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情上面還蠻固執的。」她是個會設定目標並且一心一意去達成它的人,「我最享受的其實是達成目標的過程,達到目標會有成就感,但達成的那瞬間我會覺得好空虛喔,我沒有辦法讓自己在空虛的路上太久,會立刻找下一個目標,很像一種解任務的感覺對吧?應該是因為,過程最讓我覺得很真實吧。」

認識自己以詮釋角色,也透過角色反身認識自己
「接觸戲劇之後,我更喜歡去感受內心的感覺,把自己的感受放大是一件好事,我以前的個性還蠻悶的,而拍戲這件事情就是讓我去面對感受,這件事情好痛苦又好迷人。」葉辰莛說,拍戲讓她發現了自己的不同面向,也不再特別壓抑某些情緒,「以前很多事情我都會以『我不在意』這個想法讓它過去,但其實我內心某個部分是在意的」,她說,雖然這會使得內心不再能像以往一樣平靜,但她樂於接受,「前陣子我突然對很多事情的感受太深,深到我很難去做整理,內心起伏很大,可是我覺得那樣子才會活得精彩吧!」

葉辰莛也認為,當一個演員就必須認識自己,而且要適時的歸零「因為很多東西是從自己本身出發的,妳要知道自己可以給予什麼東西,詮釋角色其實也是一個投射,這東西可能原本就在妳內心,所以妳才會去這樣詮釋它,很有趣吧?有時候可能是透過角色去認識自己。」葉辰莛說,她當時只是一心很苦惱自己到底要怎麼進入角色,卻在準備角色的過程中,突然地就有了這番體悟。「可能因為演戲讓我跟自己的內心產生更大的連結吧,所以我想,演戲對我來說是一件沒有辦法放棄的事情。」

(文/陸儀)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