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箴

「剛剛抵達的旅人看到了兩座城市……」

林意箴一頭長髮整齊綁束,拿著義大利作家寫的書《看不見的城市》,專注地用醇厚的嗓音唸出她最喜愛的篇章。最初只是朋友拿義大利文請她翻譯,卻在翻譯到這頁的那一剎那,被這句話給觸動了心靈:「這描述的是兩座映照在湖面的城市」,她說,「它們的眼睛互相鎖定,但是它們之間沒有情愛。」

「每個人見到這段話都會有自己的解讀吧」,意箴說,因為這本書的描述都非常意識流,也許換一個人來看,這句給她深刻撼動的文字不過就是文章中一句平凡的結語,只是在她心中,這句話形成太強烈的意象,城市與愛情完美的結合在一起,「感情走到最後,兩個人就是在那,他們是牽連著的,但彼此只是為了存在而存在。」她沉默了一瞬,「好哀傷,但太迷人了。」

認真不服輸,要克服內心的阻礙
「我的內心是很安於現狀的」,她說,雖然安於現狀,但她做的許多事情都是在挑戰自己,好比因為怕海,所以去衝浪。「就像要突破人生的障礙,衝浪的時候,我在海裡等著大浪,等待,浪過了就是過了,不會再回來。」

「我有一點幽閉恐懼症,所以我不喜歡搭飛機,我也很怕開車停留在雪隧裡,我不喜歡看不到盡頭的地方、不能讓我離開的地方,搭火車累了我還可以在下一站下車,可是搭飛機不行。因為我不喜歡未知的東西,我不喜歡這種空間,海相對來說也是這樣的地方,它雖然這麼大,但它無邊無際,它是另一種形式的密閉,人離不開,像是被關在海裡。」但林意箴把這種害怕視為一種無謂,「妳不能一直去害怕,所以我覺得我要克服。」

林意箴對世界、對自我的思考好像永不止息,她說:「我的腦袋裡一直會有另一個聲音在對話,晚上睡不著覺我還會叫她安靜,我會告訴她我有在試著改變。聽起來很像人格分裂對吧?其實那就是在思考的聲音,只是會特別的清晰而已。」

被內心的聲音帶著跳離舒適圈 一步步成為演員
大學的時候擔任舞台劇女主角,連作夢都在背義大利文劇本,林意箴回憶著當年說到:「我覺得那是一件很過癮的事,背劇本、跟同學討論、排戲我都覺得很暢快,所以演戲對我來說,應該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吧。」但當時的她覺得演員是一個太遙遠的職業,出社會後當了三年的業務,直到有天滑手機看見了Qplace的資訊,「那時候原本覺得要拍影片去甄試真是太尷尬了」,但心中另一個督促她的聲音又出現了:「不行,一定要!」

「其實我一直在嘗試跳脫我的舒適圈,業務這個工作我可以一直做下去,可是這樣子我的人生就只是這樣子而已,我覺得跳出舒適圈不是去找一個別的工作,而是去做一件不一樣的事情。」林意箴笑著,慶幸著,「那時候覺得,就報報看吧。」

當演員體驗人生,也要學習回到自己
「當演員讓我可以體驗別人的人生,因為自己只能活一次。」林意箴覺得,每一次一個角色就是一個新的詮釋人生的機會,也許,她那麼喜歡表演,是因為表演讓她能夠跳脫自己的人生,畢竟她是個那麼不喜歡被關住的人。

「我可以偶爾不做自己。所以我覺得演戲這件事情會讓我更有自信,因為這不是我,你可以批判我這個角色,但你不會去批判我過了這個人生,所以我可以毫不保留的去給予這個角色一個新生命力,而不用感到害怕。」但林意箴也明白,演員並不是完全不做自己的,每當她看到一個新的角色,也一定先找出自己跟角色的連結有哪些。

在自我與角色之間,林意箴也有些迷惘與掙扎,最終她將之轉化為對自己的期許:「現在會為了保持角色的狀態,就算下戲了也不敢變回自己,怕下一次再回到片場時就忘記了如何進入角色,但這樣很不OK……」她思考了一會兒,「我希望能夠更精準掌握到這個感覺,我才能做回真正的林意箴。」

(文/陸儀)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