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毓麟

他是台南人,生長在一個單純的環境,內心卻充滿了複雜的矛盾,眉宇間有些憂鬱氣息。顏毓麟說,他曾經想當總統或計程車司機, 聽到的人總是先訝異這兩者的天差地遠,他靦腆的解釋:「小孩子應該都說過自己想當總統吧」那計程車司機呢? 「因為當司機可以遇到很多不同的人,可能是我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再有趣一點,有趣不是只有去哪裡玩或吃什麼好吃的, 那種東西對我的吸引力不太夠。」他說:「現在覺得單純平凡也沒有不好,只是當時找不到一件目標在前方指引。」

問起為什麼想要表演?顏毓麟說,因為覺得有趣、好玩,原來他想要的有趣,是對一件事物的熱情。 「我有時候不曉得該怎麼跟其他人互動,我覺得可以透過演戲跟陌生的朋友認識是一個很棒的管道。」

表演的路,從義氣相挺開始
顏毓麟大學的時候念的是傳播,因為廣電系的朋友找人拍小作品,他才開始接觸表演,發現演戲的過程很辛苦,但很有吸引力。 後來有經紀人透過顏毓麟的學姊找到他,他當下還想是不是詐騙集團,但因為是學姊的朋友所以就簽約了, 拍了一些廣告、電視電影,當兵回來想要繼續演藝工作卻不太順利,跟經紀人解約之後,顏毓麟就到報社工作, 結果無意間在報紙上看見Qplace好演員班的訊息。

「去上表演課,一開始還不敢跟家裡講,連上課的學費都因為擔心會被家人看見匯款紀錄,私下拜託室友先幫忙墊款。」 顏毓麟說,最初的他一直沒有很敞開心胸跟家裡提過表演工作的事情,但他說:「家裡其實也都是開放心態, 我自己的轉變可能是因為後來對於Qplace很放心,所以開始願意跟家裡分享。」 問起辭掉正職的工作有沒有影響心理的安定,顏毓麟說,他發現表演原來在他心中佔了很大的位置,「其實不用想那麼多,因為老天爺會幫你。」

演員要懂得分享,繪畫是分享的一個窗口
曾經有導演對顏毓麟說:「你不管是外型還是內在,都並不那麼適合拍廣告,因為你笑起來不是那種陽光燦爛的。」 他其實有那麼些不服氣,「我覺得我也可以很陽光很燦爛啊」,但他嘆了口氣,又自己補上:「我的個性也是真的沒有那麼陽光正向, 從小我有一種好像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很開心的感覺。不是不開心,是那個開心好像沒有到一個很滿足的點。」

顏毓麟是個喜歡談內心的人,他說,那種不滿足也許是因為沒辦法傾訴心裡真正的壓力,但最近他卻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身邊有許多人能分享自己的想法,也許因為有共同的目標,遇到了彼此了解的人,可以不用太多語言的時候,那種喜悅是很大的。」

他也認為,當一個演員要懂得分享潛伏在自己心中的許多情緒,以前的他不太會開口,「現在懂得把想法與情緒說出口」。 顏毓麟的粉絲頁放的幾乎都是他自己畫的圖,「畫畫算是一種紀錄,也算是一種我得到的,今天這個東西我看到我很有感觸,我就會把它畫下來。」 繪畫像是一個窗口,說出他內心的千言萬語。

想被認識不一樣的顏毓麟,卻期許自己能一直一樣
被問起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顏毓麟說他很常被形容「好像不是一個存在。」也許是因為想法都在自己心裡,他說,如果一個大家聊得很開心的場合, 他通常會靜靜在旁邊聽。那想要讓別人多認識自己一點嗎?其實會的,「我會想讓更多人瞭解自己,可是我覺得不用講太多, 不應該只是靠聊天,應該可以做一些別的事情讓他們更了解我,比如透過我的作品或一些舉動。」

顏毓麟說,其實他蠻想試著演一些喜劇無厘頭的角色,「也有可能我覺得那個東西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 可能我內心想要做冷面笑匠,但還沒被大家發掘。」他說這和他原本的個性反差很大,但他覺得自己其實是個有很多不一樣面向的人。 「大家可能都想要變得更好、變得怎樣」講起對未來的期望,顏毓麟靦腆的笑了笑,「我希望還是要一樣」他說, 雖然乍聽好像是個奇怪的期待,但是其實他想的東西很簡單:「不管過了多久,都希望能像最初一樣。」

(文/Louise)

未來星

FUTUR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