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
【華流】植劇場新星「眼線學長」許光漢 現正熱烈連載中!

今年,許光漢連續拍了3部電視劇,植劇場《戀愛沙塵暴》、《姜老師,你談過戀愛嗎?》與偶像劇《稍息立正我愛你》,經過漫長的停滯、等待、猶疑、試煉之後,終於選定跑道蓄勢待發。從2016年的夏天開始一直到明年,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許光漢的演出,就像是一部炙手可熱、精采可期的排行榜暢銷小說,正在熱烈連載中!

XS號的距離,XL倍的疏離?
在總共7集的《戀愛沙塵暴》裡開始認識這個人,莊浩洋走出電視方框,走入現實世界,變成此時此刻眼前的許光漢。縮短的距離,因為他非常謙虛、彬彬有禮,反而倍覺疏離。

「我是很慢熟的一個人,不是說要刻意防範誰,只是剛到一個陌生地方,怕會讓別人覺得不禮貌。想要變熟的話,就是跟我多見面多聊天,我是可以把人家逗笑的,只是需要3個月。」帥哥容易有包袱,所以也都比較「矜」,有心事、壓力大,只會選擇自己硬撐,「因為我很不喜歡把不好的情緒帶給別人,跟朋友在一起開開心心的玩,會不想去破壞那個氣氛。除非我覺得事情真的太不合理,需要個傾吐出口,我才可能會說出來。我也不太知道要怎麼形容自己是怎樣一個人,所以曾經問過朋友,別人是怎麼看我的?他說沒有跟我接觸過的人,會覺得我是一個很難接近的人。我想跟大家講的是,我只是『看起來』很難接近,其實我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就像是一顆洋蔥,需要花時間一層一層剝開。」這時候背景音樂是否該下楊宗緯的〈洋蔥〉這首歌?

戲外的場邊花絮
在《戀愛沙塵暴》飾演校園風雲人物、多才多藝的帥哥學長,這個戲劇角色很迷人夢幻,但在現實生活中可能會帶給很多女生眼淚災難。許光漢搖搖頭,露出尷尬的笑,雖然莊浩洋這個角色跟他本身有相似的連結,絕不是花花公子那部分。如果再演一次莊浩洋,覺得自己會演得更好嗎?「我覺得細節部分一定可以更好,因為每一次看劇都會想說哪一個地方可以再加強,比如說下一場戲跟下一場戲之間的情緒連結,可以再做得飽滿一點,或是可以再少一點,類似這方面的拿捏。」聽著許光漢專業冷靜的分析,頗像是外科醫師有條不紊地報告手術過程。是否還會有人想問到底是哪個部分有連結?沒錯,當然是帥氣的那部分!

《戀愛沙塵暴》殺青後4天,許光漢立即進入《姜老師,你談過戀愛嗎?》劇組,那是一個更艱難的挑戰。「這齣戲比較像是一部濃縮社會事件的懸疑犯罪故事,我演藍正龍的弟弟,一個遲緩兒,帶有一點點性沉溺。但我不會把他解釋為性沉溺,因為他是學習發展受阻礙的遲緩兒,所以不懂性方面的事情。」要進入這個角色相對困難,「我一開始看到劇本有點崩潰,覺得自己怎麼有辦法演好這個角色。因為看劇本70%可以懂這個人,30%是自己要去填補的,不管是角色自傳還是背景。覺得很幸運這部戲遇到王明台導演,他現場會給你一些指引,或是他想像的畫面,不是自己要去填補這個角色的空缺,讓我的壓力也比較小一點。」上戲的每一刻都是緊繃的狀態,所以那陣子每天收工就是全身酸痛。「其實我到現在還沒有殺青的感覺,不是他還留在我體內,而是覺得對這個角色好像可以有更好的交代,還是會想著這件事情。」

放不下心,因為許光漢希望藉著他的角色傳遞能量給有相同煩惱的人,或許能改變他們心裡的一些想法,讓他們對人生更有希望,「我只是希望也許可以這樣。」

我是演員實習生
同樣有演出《戀愛沙塵暴》的前輩吳慷仁,今年以公視《一把青》獲得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獎,許光漢對明年金鐘獎有什麼想法嗎?他謙虛又惶恐地說根本不敢有任何期待,認為自己有演好角色就很不錯了,完全沒有想這件事。「我覺得自己還很新,可以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作品播出,仍然感覺很奇妙。還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演員,因為演員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高的位子,所以現在充其量只能說是演員實習生吧(笑)。」

剛滿26歲的他,生日願望是想要可以達到身邊人的期望,不單是工作方面,家人、朋友的期許也是,「我知道周遭的人對我有很大的期待,就算沒有辦法做80分,至少也要做到及格60分才行。」不急著爭搶出頭,許光漢的野心來得沒有殺傷力。就像電視劇需要時間慢慢堆疊情感的濃度,許光漢依該有的步調逐漸累積實力的厚度,當實現夢想的光環套在許光漢身上,光芒四射,我們也絲毫不會意外。

(報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