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評論
《姜老師》開啟新演員表演潛力:專訪新演員許光漢、葉星辰、禾語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植劇場第三部劇走驚悚推理路線,風格暗黑、劇本環環相扣的《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不但挑戰觀眾的腦力品味,要詮釋出既黑暗又複雜的角色性格,對演員而言更是莫大的挑戰。

植劇場培植的新演員在《戀愛沙塵暴》和《荼蘼》已讓不少觀眾驚艷,尤其在《戀愛沙塵暴》中亮相的許光漢和葉星辰都已以亮相演出讓觀眾印象深刻,這次兩人與另一名首次亮相的禾語辰共同挑戰《姜老師》中吃重的演出,對他們而言,植劇場的培訓如何協助他們挑戰自我、交出連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表演成績單呢?

Q Place演員培訓
說起在參與Q Place之前的演藝生涯,許光漢和葉星辰都表示雖然自己此前曾接拍過不少廣告、甚至是戲劇或電影,但實際上對於表演的可能性和想像空間還有些一知半解。

雖然已參演過《KANO》《麻醉風暴》等優秀作品,但葉星辰回憶起自己的星途卻深覺其實是誤打誤闖:「我大學其實唸的是設計系,是突然被經紀找去試鏡,雖然陸續接了幾支廣告,但都還是玩票性質。直到後來參與《KANO》的表演課,才開始比較了解表演。也因為在表演課學到很多,一看到Q Place的演員培訓就立刻來報名,其實表演課都是一種啟發,鼓勵我們打開想像力去創造出角色和演出。其實我覺得自己是直到上完課程,才真正知道表演是什麼,也真的想要做一輩子。」

許光漢的狀況跟葉星辰相似,也是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模特兒拍攝的工作,後來還一度簽入音樂公司,曾有發片與練歌的計畫,但對於演員身分其實沒有太多想法。他曾參與《刺蝟男孩》前期演員訓練,雖然後來因為檔期問題無法參演,但仍感念於王小棣老師的啟發,所以後來一看到Q Place就衝著王小棣老師來報名。

他回憶起當時完成培訓,開始接到劇組的試鏡腳本時,雖然知道會有演出機會,但一直以為主戲應該還是在慷仁哥身上,完全沒想到戲會這麼多!一邊翻腳本,一邊又驚又喜,一方面覺得很開心,另一方面也擔心自己第一次就擔任重要角色是否OK。他說:「還好我跟莊浩洋某些地方的相似度很高,導演也給我很大的發揮空間,甚至會在討論後改本,都讓我可以更進入表演。」從許光漢的心路歷程中,可以發覺不只是Q Place的培訓幫助他初登板就交出漂亮的表演成績單,植劇場的拍攝過程也給足演員尊重,「我覺得大部分的劇組都只是講求拍攝要快狠準,但植劇場卻是導演、演員等人之間都能建立深厚的情感,而且充分感受到彼此的尊重。」

在《姜老師》中首次亮相的禾語辰更特別,她可以說是出身演藝世家,姊姊劉容嘉和弟弟劉祿存都先後闖盪星途,她自己也一直覺得對於表演有興趣,「可是看到他們的生活,反而覺得家裡總要有個人有比較穩定的收入,做稍微不同的決定。」所以她畢業後進了徐譽庭的工作室,但她笑說:「譽庭老師很關心我們,也看出我好像心不在焉,所以有找我聊過我自己的興趣,本來就知道我對演戲有興趣。」 後來Q Place發布招募消息,出於對表演蠢蠢欲動的心再加上徐譽庭的鼓勵,禾語辰卯足勁以素人的身分全力準備初試表演。從她話中仍感受得到當時的堅決之意:「我那時一心就是想著至少要進第二階段,什麼都豁出去了。我就選一個最大膽的題材,表演被強暴然後被勒死的獨角戲。」她描述著試鏡最後,自己拿一條領帶勒在自己脖子上,語言和肢體已然戲感十足,完全反映了她對表演的熱情和突破的決心。

從《戀愛沙塵暴》到《姜老師》截然不同的表演考驗
說起《姜老師》對於演技的考驗,三個人異口同聲說:「真的好難演!」許光漢一開始說:「禾語辰的角色比我們兩個都難演!」於是大家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起哪個角色最難演,回憶起拍攝的種種細節後,大家的結論是:「都很難演!」

許光漢提及,藍正龍曾說《姜老師》的劇本「讓他看到想吐」,他覺得完全認同,「我自己也真的是沒有辦法把劇本一次讀完,看個一兩集後真的要休息一兩天才能再繼續讀一兩集。而且再重讀、再重讀,每次都會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悟,至少要看兩三遍以上才能真正了解角色的內心。」

禾語辰深表認同:「這是我第一次準備長劇,劇本又非常複雜,我一直到開拍都還每天在重讀劇本,而且每次都還有新發現。開拍前導演也有特別開會,告訴大家一定要去想角色沒講話時的潛台詞。我本來天真地覺得應該已經準備了80到90分,但實際開拍才發現王明台導演的細膩程度完全超越我的想像,我突然發現自己對角色的理解可能只有30分!」雖然充滿困惑與痛苦,但禾語辰也說:「導演就像是為演員開窗,讓我們看到外面不一樣的風景。」

葉星辰猛點頭,她回想從《戀愛沙塵暴》到《姜老師》,植劇場的導演都給予演員極大幫助:「那時候演嬌嬌,本來也是堅持在自己的想法裡,到後來發現隨著導演的引導打開了一扇不同的門,才能讓我完成跟過去截然不同的演出。這次明台導演則是超級細膩,最磨的戲都是最生活化、表面平靜的戲,像有一場戲是我推開門、大姜老師拿起水瓶來喝水,這場戲看似簡單,但兩個人內心都有超多情緒,我們必須要由內而外去把情緒做出來,又不能太過,拍了超級久!」

許光漢也認同地說道:「最難的真的都不是非常有張力的部分,而是看似平淡的場,因為戲都只能藏在細節裡。還好明台導演心裡有很清楚的畫面,在劇本以外也幫我們填補了其他的部分。雖然現場的要求很嚴格,但自己看完片花後,更能理解他的要求與堅持,真的很重要。」

葉星辰和許光漢也都面臨和《戀愛沙塵暴》截然不同的角色與演出考驗,葉星辰大嘆:「小姜老師真的是比嬌嬌還要難演,因為嬌嬌可以開到100、越誇張越好。但這個角色要超級收,可以心裡又藏著很多事。她基本上是個不太說話、只聆聽他人的角色,像是被動的海綿,不停吸收每個人的情緒又找不到有方式去釋放。所以她處在一個飽和後非常壓抑的狀態,像是倒滿水杯上面已經溢出杯面,只靠表面張力在維持、隨時都會爆發的水。」

越到後面的重頭戲,葉星辰演出的過程也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和內在情緒的衝突,甚至曾經「現場一喊卡之後眼前一片黑,上網查才知道是過度換氣。」三人也戲稱是「用生命在演戲」,不但許光漢和葉星辰一場對戲後兩個人都缺氧手麻,三人都形容最後高潮真的演到覺得「自己可能死在招待所裡!」

許光漢的兩個角色也是天差地遠:「莊浩洋這個角色我是很容易從自己身上找到連結,所以可以放大連結去做表演。但陳威鎮真的是從零開始,包括進組前去陽光基金會做志工,跟輕度障礙的朋友實際相處、觀察。我發現相處大概超過十分鐘後,就會發現他們想法迂迴或卡住,會堅持在特定自己想說的東西。我就覺得可以把這個特點當作一個基石,讓這個角色有一點點思考卡關、一點點結巴,開始發展出角色的一些特定動作和應對行為。」 他也提到跟和另外兩位演員類似的心得:「最難的是日常對話,要演得看似正常,又要做出一點不正常,但又不能誇張,真的好難!」

生性活潑的禾語辰挑戰的是相當黑暗的大姜老師,對她而言也是紮實的考驗:「因為香慈是個不快樂的角色,我一開始也會抗拒要不要這麼黑暗,後來開始尋找自己的黑暗面,並開始試著用香慈的立場去咒罵。」為了更進入角色的狀態,禾語辰不但在劇本上寫滿潛台詞,甚至偷偷以香慈的身分恨著葉星辰,以詮釋出劇中大姜老師對小姜複雜的情感,想辦法去討厭、嫉妒、恨她。葉星辰也大笑說:「我直到昨天錄影才知道這件事,整個嚇壞!想說難怪拍戲時她為什麼都不跟我聊天!」

但還好回歸戲外,禾語辰還是能把恨收回來,她大大感謝葉星辰在拍攝時的幫助:「我其實在片場常常是被導演雕最久的人,但跟我對戲時星辰都還是幫我每次都把情緒做到滿,幫了我很多。」葉星辰也立刻回應:「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啊!戲劇真的是大家要一起完成的事。」兩人姊妹般的好交情立刻把溫度調整了回來。

說起這次《姜老師》希望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感受,經歷了大姜老師種種不快樂的禾語辰說:「希望觀眾可以理解她。因為她必須被理解、必須被心疼。其實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壞人,都是因為背後一生的經歷和歷程。劇本已經把角色塑造得很好,希望我是適當、恰好去詮釋。」許光漢則是笑說:「希望觀眾不要被嚇跑。」

《姜老師》挑戰台劇少見的驚悚推理類型,劇本和角色又十分複雜,光從演員角度就能感受到後面重頭戲必然是一場比一場精彩,演員努力深層的演出,相信能帶領觀眾進入不同角色的內心,體會到一段段跌宕起伏的人生況味。

(報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