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闖入到翻越 從迷失到歸屬《夢裡的一千道牆》最終回導演、眾演員陪你一起揪心聊人生

沒影片萬萬不能,就看「噓!短片」
《夢裡的一千道牆》於19日迎來大結局,男主角黃河在映前直播就提到「所有看不懂的都會在這集得到解答!」,複雜的故事支線與結構都將在最後明朗化,而已經看過最終回的朱盛平更是掛保證「好看」、工作人員更小爆料「看懂之後會落淚」。女主角莫允雯更是逗趣地說,看完最終回的觀眾絕對會覺得「曉青真命苦」,進而得到一種安慰、人生有希望的明亮感。

面對直播一向比較不擅言詞的大還想楊傑宇,被問到最終回看點時又突然開啟「掛網模式」,讓黃河跟吳岳擎直笑「好遜喔」,不料輪到吳岳擎回答是時竟也被傳染似的答不出話來,最後好險「情人」劉心宇(飾演雨霏)出來解圍,才讓吳岳擎(飾演文樸)度過這關。

對於自己飾演的角色覺得「最難翻越的一道牆」是什麼呢?吳岳擎提到,其實那種面對真的無法解決之事的無奈、到最後依然沒有辦法克服的無助心境,是他在詮釋上付出最多心力的部分,而提到這點,就不免詢問一下「專家」劉心宇的意見,本身就是臨床心理師的劉心宇打趣提到「可以來找我啊」。不過身為故事中的雨霏,劉心宇表示其實最難的部分反倒是因為前世的故事很瑣碎、很跳躍,因此必須做更多功課,例如她跟吳岳擎就會私底下討論雨霏跟文樸的交往及生命歷程,讓角色更為完整。

陳歆妍則是提到,ALLY與自己的個性差異太大,是她覺得很難掌握的環節,不過卻被楊傑宇爆料現實中的陳歆妍面對愛情比ALLY還要更瘋、更傻!不過受到啟光的影響太深,直播現場驚見陳歆妍、莫允雯竟都同樣剪了「啟光的髮型」!

黃河說,其實沈啟光這個角色最難的一點就是「他沒有在幹嘛」,角色沒有主要目的、就很難給予角色一個強烈的個性與執行力。優柔寡斷的紈褲子弟啟光在故事中常常給人一種無所事事又不夠堅持的討人厭感,但如何把這樣討人厭的個性詮釋出他「不討人厭」,以及讓啟光的個性其來有自,就是他詮釋啟光上最大的難題。金鐘視帝的實力讓楊傑宇直嚷「好刺眼」,誇張又搞笑的動作讓全場笑稱這是楊傑宇演的最好的一場!

莫允雯則說飾演這個角色讓她「翻越好多牆」。對她來說,要如何把與弟弟的感情真實呈現而抹去刻意「演」的痕跡是一大挑戰。笑稱現實中的自己就是個任性妹妹的莫允雯,這回卻出演個「好姊姊」,而且大部分的哭戲都在弟弟身上,更讓她透過鏡頭對著人在高雄的徐鈞浩喊話「弟弟最後一集竟然不來,姊姊傷心,你給我搭高鐵上來!」。不過莫允雯也提到,其實姊弟情的揪心也讓她不斷反覆思考,試想自己如果是曉青會怎麼做──更因此,讓她一直處在很難抽離曉青這個角色的情緒之中。

B不過網友發問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是──管翊君跟朱盛平有沒有在拍戲空檔偷偷為「肚子裡的孩子」取名?卻沒想到兩人竟然真的有做這件事情!朱盛平分享兩人曾經取過「芋圓」、「粉圓」等名,甚至管翊君還曾經對著朱盛平的肚子說出「芋圓乖乖長大、出來賺『萬元』」諸如此類的話,讓網友笑翻。沒到現場的管翊君心有靈犀似地在此時留言「我心與大家同在」,讓朱盛平「圓圓上身」一秒變好老婆替老公解釋「他是在顧小孩沒來啦」。

而在十點開播之前,王小棣老師趕到現場!首先便為大家解謎劇名涵意。小棣老師表示,其實人生真的有太多事情像是一千道牆一樣,不明白、搞不懂,因此有了這樣的IDEA;而對於鬼友的安排,小棣老師提到自己覺得比較可惜的一點──因為初版劇本太長,礙於篇幅而讓很多鬼友的故事與細節被刪減,不過小棣老師提到,其實會有鬼友們這樣的設定,就是希望傳遞給觀眾「鬼跟人一樣各有機運」這樣的概念。 A【接著,他們翻牆中】

接續上集,最終回剛開場就是曉帆打啟光的後續,莫允雯提到,其實看到那個場面曉青的感覺就是心如刀割,但那個當下,她覺得曉青是沒有辦法再去想自己、想愛情,她的心完全懸在弟弟的身上,比起弟弟傷人這件事情,曉青更無法接受的是看到弟弟再次受到傷害。「像好不容易看到曙光,但一瞬間又掉進地獄」,莫允雯如此形容那種心痛。莫允雯提到,雙方律師對峙那場戲其實是在情人節拍,讓她更覺得沉重無比。黃河看到該段則是笑稱,這是一個啟光從「頭痛」到「心痛」的過程。

雨霏跟文樸的前世戲碼,也讓觀眾看得揪心。吳岳擎提到拍那場陪雨霏去醫院看父親的那場戲讓他自己很有共鳴,而劉心宇聊起那場戲也印象深刻,只是她卻也能夠明白雨霏無法原諒父親的心情。為了愛情,兩人都願意像文樸跟雨霏一樣奮不顧身嗎?吳岳擎跟劉心宇則都給了肯定答覆;反倒是在劇中飾演傻千金ALLY的陳歆妍,給出了「可能會有顧忌」這樣的答案。

曉青跟曉帆的道別戲碼也逼哭了不少觀眾,莫允雯提到,其實她在拍攝現場跟徐鈞浩都是無法控制自己、眼淚直流的狀態,特別是她覺得曉青對於「沒能跟弟弟好好說再見」這件事情是有遺憾的,那種對父親想見卻又害怕見到面的糾結,加上弟弟即將離開、剩下自己一個人的孤獨,讓她整個人大哭到導演甚至希望她「收一點」!莫允雯提到,在她躲起來、探出頭,看到弟弟最後一眼那一秒,其實她真的內心出現了「姊姊愛你」這樣的OS,讓她整個人激動不已。

而當啟光就是文樸後世的這個謎團一解開,不再害怕自己不小心劇透的楊傑宇便侃侃而談,甚至偷偷爆料在片場莫允雯、黃河都很愛笑他?黃河則直覺反應回答「他真的很好笑啊」。他提到,因為特殊化妝的關係,所以就連笑、楊傑宇都不能大笑出聲,只能發出「嗚嗚」這種微弱的笑聲,甚至現場莫允雯、黃河兩人就親自示範!完全讓觀眾理解黃河、莫允雯「笑」的有理,安慰楊傑宇就別再介意了。

很深奧的「從無到有,從有到無」,飾演沈啟光的黃河坦言剛開始看到劇本時真的不明白,但到了拍攝現場,看到那副正在燃燒的景象,就突然明白了這句話的深意。他的解讀是──儘管鐵絲維持了根本,但中間的本質都已經被燒光了,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後來啟光決定勇敢踏出舒適圈的原因。然而,問到啟光到底選擇了ALLY還是曉青,黃河停頓了一下之後大喊「老師~」求救。

ALLY跟啟光都一樣,是被家庭控制的孩子,而另一個被家庭控制的孩子便是阿龍。「阿龍閨蜜」楊傑宇代表發言,他說,其實自己知道阿龍結婚時那場戲是真的很生氣的!大還想這個角色有著對曉青、啟光之間無法幫上忙的無奈,但同時又眼睜睜看著阿龍走上雨霏父親後路的感覺,更讓他覺得憤怒且不捨。儘管如此,楊傑宇卻覺得還想是幸運的,因為他看了兩世的人生。

當全劇終的字眼浮現、片尾曲前奏響起,正式宣告了《夢裡的一千道牆》畫下休止符,但現場的演員們卻因為還陷在結局的情緒之中無法自拔。 H【交棒,《花甲男孩轉大人》下周五登場】

隨著《花甲男孩轉大人》正式預告的釋出,神秘嘉賓「花甲幫」的導演及主要演員一齊穿著「團服」登台,不過卻驚見顏毓麟卻「不合群」穿著私服不統一!《夢裡的一千道牆》導演王小棣正式交棒給《花甲男孩轉大人》的導演瞿友寧、李青蓉,也象徵著植劇場將來到「原著改編」單元。打頭陣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就將在下周五登場!

【最後,他們一起翻過了一千道牆】

「交棒」儀式過後,心情比較平復的導演與演員們進行映後的直播座談,也為廣大網友對於故事的疑惑做出解答。導演王小棣率先發言,他提到自己定調《夢裡的一千道牆》為「人的勵志片」,因為故事中的角色修了兩世才多了一點點勇敢,所以要一直一直努力,希望能夠做一點點的改變。

對於為什麼曉青做噩夢的那幕會是阿龍的面孔?小棣老師提到,人跟人之間都有一種奇妙的連結,是無理可尋的,又或者也可以將其視為一種悲劇的預見,更呼應到最後那場將曉青、啟光、還想跟阿龍「撞在一起」的車禍。此外,關於最後啟光的個展及那個扣緊「鐵絲」的《三房兩廳》作品,小棣老師則大力推薦劉國滄建築師的作品,給他帶來諸多發想。當然,還有觀眾很關心的「貓」的問題。針對「Valkyrie」的取名,小棣老師解惑係象徵啟光對女人的勇敢存有敬意。

每個角色的歸屬是什麼呢?雖然在故事中完全是悲劇人生,但莫允雯覺得曉青的歸屬就是在最後「看到了希望」;黃河則表示,最後啟光終於知道自己要什麼、要去哪,這就是他找到的自我定位;最後消失的還想楊傑宇則笑稱,自己的歸屬大概就是回到啟光身上,更笑稱「三人一體」。

飾演文樸的吳岳擎則說,他覺得最後的文樸就是沒有找到歸屬,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結局;劉心宇則因為雨霏經歷那麼多不公平的事情,反倒覺得雨霏所期待的歸屬,是公平、正義的世界;飾演圓圓的朱盛平則是無庸置疑的答出「阿冠」。而ALLY的歸屬呢?小棣老師也表示相當好奇,陳歆妍則表示,或許她後來的愛與歸屬,也就是一種執念而已吧。

對於結局,小棣老師雖然很擔心大家看不懂,但演員不約而同覺得其實結局走向還蠻明顯,不算是開放式結局。莫允雯提到,她覺得曉青最後是有清醒的,而她的眼淚,則像是一種靈魂的相認。提到弟弟曉帆,她表示儘管不捨,但因為知道去美國對他是最好的選擇,所以也僅會希望他在美國能重新開始,並且相信曉帆對自己的承諾:「會好起來,會有一個我們兩個的家」。

最後小棣老師提到,其實拍攝《夢裡的一千道牆》過程是辛苦的,因此格外感謝演員們。植劇場希望能為台灣創造更多豐富的類型,也希望不同系列、故事一棒一棒的相承,各位觀眾能夠繼續鎖定並支持。

別忘了下周五開始,《花甲男孩轉大人》見!

(報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