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楊丞琳盼再奪金鐘 背後有原因

楊丞琳7年前以《海派甜心》拿金鐘視后,今年以植劇場《荼蘼》第3度敲金鐘,她不諱言對拿獎有期待,很希望能上台的背後原因是「想在台上讓大家聽見這些年想感謝的話」,當年她拿獎,在台上該謝的都謝了,「但跟我想說一段完整的話不一樣,所以我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還有機會再入圍,不管我有沒有信心,我都會準備感言,不希望像上次那樣有遺憾」。

這回將和老將楊貴媚、柯淑勤及新秀林予晞、方宥心爭戲劇節目視后,她認為角色各有所長、類型不同,傷腦筋的事交給評審,外界推她呼聲最高,「我不會有壓力,預測聽聽就好,入圍和得獎都要靠運氣,只希望藉由這機會讓更多沒看過《荼蘼》的觀眾可以收看」,她坦言男友李榮浩當初看完6集也認為她一定入圍,30日頒獎當天他不在台灣,不會陪同出席。

當年她以《海派甜心》拿獎正逢出道10周年,獲獎後,內心較有踏實感?「那個獎是很大肯定,沒看過我的表演的人,會因為這個獎不再以偏概全或刻板印象覺得我就是偶像或沒演技 ,其實讓我更覺得踏實的是,當我有部任何作品,別人會覺得一定要看,或推出新歌一定要聽,讓大家主動想看我的戲劇、電影、想聽我的歌,對我來說才是最大的成就感」。

在《荼蘼》之前有5年沒拍台劇,她當時對自我也有黑人問號,這麼久沒演戲會不會生疏,事實證明這些年累積的歷練,讓她的人生起了化學變化,「這就是很多表演者,包含李國修老師說的『生活就是表演,表演就是生活』,感受力多了能幫助表演,沉潛後再接《荼蘼》,我深刻體會這句話意義,滿感謝那段選擇推掉很多不錯劇本的自己」。

前幾集劇情中,她和新人演員顏毓麟有許多戀愛的戲,她認為詮釋起來有難度,原因在於顏缺乏演出經驗,要拍甜蜜戲戲容易害羞,因此必須想辦法讓他對她不畏懼,「這部戲,我好像在養一個小孩,我要讓他有安全感才不會尷尬」。她對新人不藏私,會偷偷帶著他入戲,即便沒她的戲份,在片場也得「假演」,如下一場要拍吵架戲,她會先跟他保持距離、不說話,讓他覺得氣氛怪,又比如要拍甜蜜戲就會和他多一點互動,以這種方式讓他卸除緊張,這是她用心思的地方。

她在《荼蘼》只演一個角色,但故事有A、B方案發展,等於分飾兩角,一個是委屈求全的媳婦、老婆、媽媽,一個是事業女強人。她從這部戲發現到從沒看過的自己,特別是進入家庭這一面,「母性的特質我沒刻意表現,因為我認為女人都有」,劇中有生產戲,她事前看了許多國內外生產影片做功課,當時演完後一陣虛脫、雙手也不斷抖動,巧合她在主演的電影《紅衣小女孩2》也有生產戲,朋友都誇她演得維妙維肖,她笑回已經「熟能生巧」了。

戲裡外母性噴發,已有當媽的條件,但她認為自己只是適合「演」媽,超不怕就此被定型走媽媽路線,「我現在太開心找我的不再是天真無邪的女孩,或窮女生想要力爭上游、與高富帥相遇的角色,這些年來找我的角色都不太一樣,媽媽也有各種媽媽,即使《紅衣2》的媽媽也這麼不一樣,沒為人母的情況下,卻能想到我、相信我,真的很開心,那是很好的挑戰」。

親友頻催婚,她說感情、婚姻、小孩愈計畫愈有壓力,結婚可快可慢?她快答說:「不可快,也沒有快的空間,現在這個狀態很好。」男友求婚就嫁?「這真的沒想到,而且彼此沒討論過」,她不怕求婚驚喜,雖沒任何心理準備,但也不設想那天來了怎麼辦,「遇到了再說」。33歲的她還沒「婚」頭因有其他考量?她說:「倒不是婚後不能做這些事,只是現在有這些空間做就順著去做,但時機(結婚)來了,我也不會因為我可能要做什麼就不做,那又有點太極端。」

(報導出處)